当前位置:首页>>疫苗知识>>正文

艾滋病免费抗病毒药物清单何时能扩大?

       2006年,中国将防治艾滋病的"四免一关怀"政策制度化、法制化。自此,越来越多的人从这项政策中受益。八年过去了,除了国家现有的免费抗病毒药物外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,何时能用上更好的药物?被寄予厚望的艾滋病疫苗何时能够面世?
       受专利保护,进口药引进门槛较高
      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最近公布了一份《快速通道:在2030年以前终结艾滋病流行》报告,提出了要在2020年以前实现“3个90”目标,即:90%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知晓自己的感染状况,90%的感染者能够接受抗病毒治疗,90%接受抗病毒治疗的感染者实现病毒抑制。
       “要达到‘3个90’目标,在未来关键五年内如果没有很好的预防和治疗措施,是难以实现的”,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社会动员与合作顾问周凯博士指出,虽然近年来,中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,在全球属于艾滋病的低流行国家,但中国的艾滋病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峻:一是感染者总数仍然较高;二是艾滋病在高危人群中的检测率还很低。
        “药物治疗不仅能够降低死亡,还能够降低新发感染,而新发感染和死亡是评价艾滋病防治效果最关键的指标”,周凯认为,要实现“3个90”目标,除了要通过有效措施加强预防外,继续加大呼吁和推进政府可负担的更好的抗病毒治疗药物的获得,扩大免费抗病毒药物清单尤为关键。
       艾滋病目前还没有治愈的可能,感染者需要终身服药,一旦出现耐药,就需要换成更好的二线药甚至是三线药。因此,药物的选择越多,对感染者的治疗就越有利,而进口药高昂的价格让很多人不堪重负。
        周凯介绍,在中国目前使用的五种一线免费抗病毒治疗药物中,有三种是国产药,另外两种则是进口药,且还没有复合制剂。而在包括非洲在内的很多发展中国家地区,都能以较低的价格获得更为方便的复合制剂。
        “进口药一是有专利保护,中国的药厂暂时还生产不了,二是价格偏高,我们负担不起”,周凯说,中国正在服用免费抗病毒治疗药物的艾滋病感染者约为25万人,且随着新发感染人数的增加,对药物的需求量也随之增大。这意味着,如果大量购买进口药品,政府将会在财政支出上面临重大负担。
         疫情危机爆发,政府可强制许可生产药物
         不止在中国,这一问题在世界上的很多发展中国家同样存在。不过,与中国不同的是,这些发展中国家通过利用世界贸易组织签署的《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》(TRIPS)的灵活性,在药品可获取性上有了很大的进展,包括泰国、马来西亚、印度尼西亚、巴西、津巴布韦、加纳等国家。
       根据TRIPS,当出现某种流行病或全国范围暴发的疾病,使得国家公共卫生安全处于紧急或极度紧急状态时,国家有权强制许可生产专利药品仿制药,用以解决公共卫生问题,挽救生命。
        以巴西为例,2004年巴西通过强制许可成功获得5个药品:奈非那韦、洛匹那韦、依非韦伦、替诺福韦和阿扎那韦,使这些抗  逆转录病毒药物的价格降低了37%。2007年,巴西又与依非韦伦专利持有人默克公司签署强制许可法令,在强制许可下,当年的政府开支削减了约3000万美元,到2012年专利失效时,还将可以节省23.68亿美元。
        而在中国,由于现在对艾滋病有较多的措施控制,使得它对公共安全的危机已经越来越小,变成了一种慢性的流行病,不足以让中国政府宣布要通过来强仿某种药物来解决的需求。不过可喜的是,中国新修订的专利法中已经通过了有关专利实施强制许可的内容。
        对于距离可负担的更好的抗病毒药物的到来,中国还需要进一步努力。“现在国际社会也正在努力呼吁和推动,希望能让更多的感染者能够获得更多、更好的药物”,周凯说。
        疫苗诞生前,预防是关键
        疫苗是预防控制传染病发生和流行的最有效手段之一,艾滋病疫苗的研发也一直是全球关注的焦点。艾滋病发现的这30年来,科学家一直致力于疫苗的研发,但由于艾滋病病毒本身的生物学特性的原因,使得疫苗研发的整个过程仍然处于艰难的爬坡阶段。
       “从发现病原到最后发现疫苗,不同的病种所要经历的时间长短是不一的”,周凯说,比如麻疹用了10年,乙肝用了16年,而脊髓灰质炎则用了47年,艾滋病到现在出现30年了,疫苗研发仍需时日。
        令人振奋的是,最近,因发明艾滋病鸡尾酒疗法而闻名的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教授透露,其团队正在开发的长效型抗艾滋病药物GSK744LA已完成第二期临床试验,准备进入第三期临床试验。这项研究已于今年3月在美国《科学》杂志上刊载,可望成为艾滋病疫苗问世前的过渡方案。
        在疫苗研制成功之前,通过一些有效措施来预防艾滋病的传播是关键。中国的艾滋病新发感染中约90%都是通过性传播的,所以预防性传播还是中国艾滋病防控未来的一个工作重点,尤其是要加强在青年人群中的传播。比如要遵守性道德,避免非婚性行为;性生活中使用避孕套;不要擅自输血和使用血液制品;严禁吸毒,不与他人共用注射器;孕产妇要严格进行HIV抗体筛查,HIV感染者的孕产妇要采取HIV母婴传播阻断措施等。
        此外,推动社会组织积极参与,加强国际合作,也是艾滋病防治的重要措施。比如,学习非洲在抗病毒治疗、母婴阻断、社会组织参与方面的经验,同时也把中国的监测和检测体系,以及美沙酮疗法推荐给非洲,共同促进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发展。